新八一中文網 > 仙俠小說 > 新元之魔刀大俠 > 第377章氣氛驟變
  葉潭沒有咬著冷弘他們坑隊友的事不放。畢竟雙方萍水相逢,就要人家為自己舍生取義,太過扯蛋。

  “你們回那座洞看過了?”葉潭戲謔說道。

  既然過去的事可以既往不咎,就該談談實際利益。談利益之前,要先做一些鋪墊,以增加籌碼。亮肌肉,讓對方知道己方的實力,是增加籌碼的好辦法。

  “看過了……”

  “看過就行?!比~潭打斷閔然的話,嘴角上揚,道:“科莫多龍無情無義,為了提高實力,吃子食女。二哥看不順眼,所以把它打成了軟體動物?!?br>
  冷弘、閔然等人臉頰抽搐。

  科莫多龍獸皇的死狀真可謂慘不忍睹,沒有一塊完整的骨頭不說,連所有肌肉都被震得寸寸斷裂,軟體動物也沒有那樣的。

  “前輩修為究天絕地,我等佩服?!?br>
  武力為尊,盡管對方是獸類,冷弘、閔然等人也不得不向狼獾皇行后輩禮。

  可能是家教修養,見有人朝自己行禮狼獾皇下意識起身,朝他們點點頭。然后,很不爽的瞄了葉潭一眼,汪汪吠了兩聲,然后躺下繼續睡覺。

  “呵呵。二哥說它習慣了早睡。讓我們到外面聊,別打擾它?!比~潭訕笑一下,說著往外走。

  其實狼獾皇的原話是:臭小子,你的事少拿我作伐。

  冷弘、閔然不得不再次向狼獾皇行禮告罪。

  石洞前空地上,有木樁做的桌子,木墩子做的椅子,旁邊掛著電燈,葉潭請他們坐下。

  冷弘人如其姓,臉上冷冰冰的,眉心的玄真紋很深,應該是長時間眉頭緊皺所致。

  閔然看起來要平和些,一身月白色長袍,儼然宗師高人,葉潭對他比較有好感。

  他們都是五十歲左右,年紀比承真師傅小,修為卻相當。

  兩名天階大成,三名天階初境,這樣的實力,去到哪,主人敢不開中門迎接,敢不在中堂奉茶款待?

  可是,江湖上的成例在葉潭這里不好使,木墩子只有四個,他大喇喇占了一個,冷弘、閔然各坐一個。

  還有一個木墩子,葉潭硬扶那個重傷未愈的地階武修坐下。

  那地階武修感覺屁股下的木墩滿是釘子,怎么坐都不舒坦,甚至急得滿頭大汗。

  “師祖和師叔祖當面,師尊站著。閔立銳若是就坐,簡直豬狗不如啊……”

  地階武修要起身,可是他有傷在身,哪里抗得住葉潭的蠻力,被按著動彈不得,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葉潭,見后者沒反應,只好出言明說。

  “客隨主便,你有傷在身,坐一下無防?!比~潭拍拍閔立銳的肩膀,轉而對冷弘、閔然道:“兩位前輩認為呢?”

  先拜師尊,后敬天地。這是武修生態中,固有的觀念。師祖和師叔祖當面,師尊站著,弟子卻落坐,放到哪都不合規矩不合禮數。

  偏偏葉潭不吃那一套,一句客隨主便就要破壞規矩。

  冷弘眉頭緊皺,臉色鐵青,很想一掌拍死面前這個笑吟吟的少年。

  閔然拉了拉冷弘的衣袖,對瑟瑟發抖、滿頭大汗的閔立銳道:“客隨主便,葉少俠讓你坐,你就坐著吧。

  我與你師叔祖,還有你師尊都不是食古不化之人,不會因這點小事怪罪于你的?!?br>
  “閔前輩通情達理,實在是我等后輩學習的楷模?!比~潭拱手道,臉上滿滿都是真誠與恭敬。

  “葉少俠客氣了?!遍h然應酬一句。

  然后便是冷場。

  閔然沒有直接說自己來干嘛。

  葉潭也沒有問,就大喇喇坐在那,仿佛等待侍者上菜的食客。

  “咳咳。那個石洞里,有一面石壁被鑿了下來,上面是不是刻著刀譜?”冷弘耐性差一些,等了不到兩分鐘,便先說話了。

  “對??讨蹲V?!比~潭回答得非常干脆利索。

  “那是本宗先祖留下的刀譜,還請葉少俠行個方便,歸還本宗?!崩浜胍卜浅8纱嗬?,開口討要。

  葉潭咧嘴笑笑,道:“石洞形成已經超過六百年,幾百年的無主之物,你們直接就說是自己的,有何憑據呢?

  而且那是我們用命換來的,要不是運氣好,二哥在絕境中進階,最后逆轉反殺科莫多龍獸皇,我們回不來不說,整個雙溝鎮,甚至洪洲都會跟著遭殃。

  我們費了這么大代價才得到的東西,你認為會輕易拱手送人嗎?”

  冷弘被堵得啞口無言,閔然沉吟不語。

  他們悔到腸子都青了,當時咬咬牙堅持,不在最后關頭開溜該多好啊。那樣石洞里的東西,大家有份,就不至于這么被動了。

  “要我們付出什么代價,葉少俠才肯將本宗祖師傳承下來的刀譜歸還呢?”閔然說道。

  “閔前輩,明人不說暗話。你不用一再強調,那是貴宗祖師傳承下來的刀譜,也不用把‘歸還’二字說得特別重。

  如果不是有二哥在,如果我手上沒有旺財,如果我二叔沒有破天,你們還會這么客氣的來跟我白扯嗎?

  恐怕不單止是我,所有在這片山林里住的人,都已經死于非命。

  東西你們也會理所當然的據為己有?!?br>
  冷弘、閔然對視一眼,都從對方的臉上看到牙痛的表情。這也太混不吝了吧?怎么把上不得臺面的話,都搬到明面上來了啊。

  “葉潭,做人留一線,日后好相見。真把我們逼急了,最多一拍兩散?!崩浜肷砗笠幻茏雍鹊?。

  葉潭看看那人,他穿黑色勁裝,近四十歲,面容冷俊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人,應該是冷弘的弟子,從中午接觸到這幫人以來,就他嘀嘀咕咕最多。

  “這位大叔,快人快語。那就一拍兩散吧?!比~潭攤攤手道。

  “呃……”冷弘他們被噎住。

  “特么的,這混不吝還是一塊滾刀肉??!”閔然在心中腹誹了葉潭千萬次,深呼吸一下,才道:“冷毅師侄貪一時口快,葉少俠不要在意。我們到來是想解決問題,不是想制造問題的?!?br>
  “我也不想制造問題?!比~潭伸伸懶腰,道:“兩位前輩這么晚才到,應該是事先調查了一下雙溝鎮的情況吧?!?br>
  冷弘、閔然沒有回應,不過,臉上的表情證實了這點。

  葉潭接著道:“既然我們的情況你們了解了,那是不是應該讓我也了解一下貴宗呢?否則,連自己跟什么人打交道都不知道,我會很尷尬的啊?!?br>
  “我們是日月刀宗……”

  “不是陰陽刀宗嗎?”冷弘剛剛開始說,就被葉潭下意識嘟囔的話打斷了。

  唰的一下,葉潭感覺,冷弘、冷毅、閔然等人,有一個算一個殺氣乍現,都屏氣凝神看著葉潭,大有要暴起出手,一舉擊斃他的態勢。

  “嗖。咄?!逼瓶章曂豁?,旺財帶著朔月刀從石洞中飛掠而至,咄的一下,插在葉潭手邊的木樁桌子上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發、域名、請記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()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陵川县| 保亭| 高密市| 霞浦县| 吴川市| 伊吾县| 霍山县| 宜春市| 林口县| 襄汾县| 罗平县| 临洮县| 巴林右旗| 凌云县| 唐山市| 观塘区| 胶南市| 黔南| 隆德县| 营山县| 河曲县| 天祝| 曲靖市| 定南县| 项城市| 专栏| 城步| 宁陕县| 长宁县| 新密市| 上高县| 富源县| 德兴市| 资中县| 义乌市| 苗栗县| 周至县| 东城区| 孟州市| 汝南县| 文安县| 常州市| 区。| 松溪县| 西畴县| 汕尾市| 阿拉善盟| 巧家县| 本溪| 恭城| 甘泉县| 富源县| 千阳县| 正安县| 盈江县| 甘德县| 神农架林区| 靖安县| 塔城市| 南充市| 谢通门县| 绥芬河市| 固原市| 寿宁县| 孝感市| 丘北县| 眉山市| 上饶市| 东港市| 鹰潭市| 威宁| 眉山市| 乐业县| 瑞金市| 揭阳市| 衡阳市| 松桃| 南充市| 桐柏县| 泸溪县| 曲周县| 土默特左旗| 雅江县| 徐水县| 黑水县| 北京市| 嘉黎县| 怀安县| 公主岭市| 湟中县| 菏泽市| 秭归县| 林州市| 全南县| 大宁县| 武鸣县| 和田县| 汉阴县| 建湖县| 虎林市| 蒙山县| 洪江市| 沂源县| 石泉县| 多伦县| 元阳县| 五原县| 昔阳县| 永春县| 松溪县| 文水县| 大方县| 兖州市| 通化县| 呼图壁县| 新野县| 奎屯市| 长宁区| 阳朔县| 新乡市| 涟水县| 乌拉特后旗| 泰和县| 边坝县| 天台县| 龙胜| 南川市| 漠河县| 罗甸县| 镇雄县| 桦川县| 微山县| 马龙县| 应城市| 浦东新区| 遂溪县| 高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