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八十章 秘方
  天渐渐黑了下来,看着永平坊街上亮起的点点灯火,吴黎极为不乐意地瞪了吴宁一眼。

  “这房州城的坊禁在你眼里就是个摆设,大白天的不来,非要晚上往这儿跑,你有病吧?”

  “废什么话?”吴宁踹了吴老八一脚。

  “去叫门!”

  “奶奶的!”吴老八大骂一声,“小爷都成你的伴当家奴了!”

  说着话,又是极不情愿地往秦府门前走。

  敲门,通传,然后调头就走,也不管人家出不出来。

  而吴宁则是依照老样子,等在街边拐角的汤水棚子。

  为什么非要晚上来?

  这不废话吗?

  小爷是个瞎子!

  ......

  过了一会儿,秦妙娘的身影如期出现在吴宁现前。并无客套,秦妙娘反而相当的熟络。

  一边坐下,一边道:“真是奇了,巡街的将士不会抓你的吗?”

  吴宁讪笑:“巡街的和我一样,眼神儿不好?!?br>
  “咯咯咯?!鼻孛钅锉欢旱牡屯非嵝?。

  嗔怪道:“宁哥端是胆大,让巡街的将士听去,非拉你去吃板子不可呢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吴老八在棚子外面听不下去了,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  心说,若真相中了,特么拉回去成亲便是,怎么读过几天书的都喜欢这种小情小调?

  还宁哥?这才勾搭了几次啊,宁哥都叫上了!

  下意识抬头望天,这月下相会,浓情蜜意的,享受不了,享受不了......

  朝着吴宁一嚷嚷:“那什么,我先回了啊,你自己浪吧!”

  吴宁:“......”都是兄弟,你特么才浪呢!

  而汤水棚子的老板则是朝吴老八轻蔑地一瞥,心说:我都听这两人腻歪好两个月了,也没像你似的调头就跑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等吴黎走了,吴宁这才与秦妙娘好好说话。

  “上回见忘问了,去看过你爹了吗?”

  “嗯!”秦妙娘点着头,“前两天刚去送过铺盖?!?br>
  “我爹还嘱咐,待年关之时,要我去吴别驾府上拜谢一番呢!”

  “呃?!蔽饽徽蟠磴?,“谢就不必了吧?”

  四伯可还不知道秦文远这个事儿呢。

  “对了?!辈幌朐谡飧龌疤馍隙嘧鼍啦?。、

  “其实,我可以想办法把你爹从牢里弄出来,不必去益州的?!?br>
  让吴宁意外的是,秦妙娘听了他的话不但未见喜色,反而急忙摆手。

  “之前孙大令就有过此意的,多半是见吴别驾高升才要主动卖个面子,可是我爹拒绝了?!?br>
  秦妙娘低着头,“你帮我家度过这一关,已经是感激不尽了,我们不能......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?!?br>
  吴宁闻言,不由苦笑,“这算什么麻烦?!?br>
  他现在要是想把秦文远弄出来,根本用不上四伯,别忘了,太平还在他家里住着呢。

  “那也不用了?!鼻孛钅锴纹さ赝渥琶忌?。

  “我爹说,去益州又不是吃什么苦头,正好躲一躲王弘义,还能顺便看看益州那边有什么好生意可做?!?br>
  “好吧!”

  话说到这份儿上,吴宁就不说什么了。

  转念道:“生意如何?可还顺利?”

  只见秦妙娘面容一紧道:“有好有坏,还说得过去吧......”

  “嗯?怎么了?”吴宁看她面色不对,“有什么难事吗?也许我可以帮忙?!?br>
  “也不算什么难事?!鼻孛钅镆槐咚?,一边懒懒地支在几上,“只是没想到,支撑这个家会这般疲累?!?br>
  看向远处,似有追忆,“爹还真的挺不容易的!”

  “慢慢来,你才刚开始,要学的东西自然多,以后就好了?!?br>
  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?!?br>
  秦妙娘露出一丝微笑,略有炫耀地说道:“酒楼马上就要开张了呢,都是我一手操持的?!?br>
  吴宁闻罢,眉头一皱,不由道:“怎么还开酒楼?”

  刚说完躲一躲王弘义,怎么还往人家枪口上撞?

  要知道,王弘义的主业就是酒楼,出了之前那么一档子事,以吴宁看来,秦家最好在这个时候别再和王弘义成为对手。

  “要不换个行当吧,酒楼不合适?!?br>
  “为什么?秦妙娘颇为不解。

  吴宁哪知道,为了这间新酒楼,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子费了多少心血,吃了多少苦头。

  “酒楼稳妥些?!?br>
  秦妙娘说到这,左右看看,见近处无人,这才身子倾到吴宁面前,低着调子贼溜溜地道:“宁哥有所不知,开酒楼是因为我家有秘方的,稳赚不赔呢!”

  “秘方?”吴宁心说,这一家子怎么那么迷信秘方呢?老爹如此,这傻丫头也如此。

  “什么秘方?”

  秦妙娘见吴宁问起,又左右扫了一遍,这才附到吴宁耳边低声细语:“我爹临出事之前,重金购得一个庖厨秘法呢!”

  “据我爹说,用了那个方子,不论汤煮还是煎炖,都鲜美无双,是开酒楼的不二法宝哟!”

  “可惜,还没来得及用,就出了王弘义那个坏家伙!”

  吴宁:“......”

  “还有还有......”秦妙娘这几个月和吴宁混的极熟,几乎无话不谈,此时说起心中秘密莫名的有些小兴奋。

  “后来我爹又得了一张方子更是利害,不用厨子就能做出绝世美食?!?br>
  吴宁:“......”

  只见秦妙娘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夹兜,一脸小得意:“方子就在我身上,开酒楼必能重振秦家的!”

  “.....”

  吴宁啊.....特么现在也就是他装的是个瞎子,否则非见鬼似地瞪着秦妙娘不可。

  呆愣了半天:“你说那秘方,不会是......二斤猪骨、半只鸡,外加二两干蘑熬成一锅汤吧?”

  “呀!”秦妙娘一声惊叫,见鬼似的瞪着吴宁,“你你你你你...你怎么知道?”

  废话,那就是我卖给你爹的!到现在卖“秘方”的钱还在我家炕头扔着呢,你说我怎么知道???

  “要不,咱换一个吧?”

  吴宁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家里不是还有米面铺子、布庄成衣店什么的吗?哪样不挣钱?非和王弘义顶什么牛呢?”

  秦妙娘一听,有点不好高兴了。

  吴宁不光是劝她不要开酒楼,同时也否定了她这几个月的努力。

  低着头,嘟着嘴:“不要,都快开张了?!?br>
  好吧,后世一位伟大的、一直打光棍的,恋爱专家说过:处大象就好比哄小孩儿。

  “看看,我就提个意见,怎么还不高兴了呢?”

  秦妙娘不依:“你又看不见,怎么知道我不高兴?高兴着呢!”

  “好吧!”吴宁正了正身子,捡好听的说呗。

  “妹子这份努力呢,哥是看在眼里的。没见天生丽质的秦小娘子这几月都清减了不少吗?多半是累瘦了呢!”

  “......”

  汤水棚子的老板也听不下去了,这货就特么是个登徒子啊,什么肉麻的话都说得出来!

  “那什么,两位客官慢谈,某出去溜搭溜搭....”

  这位连棚子都不管了,再听下去,今晚非钻花馆子里去不可。

  而秦妙娘那边可不觉得什么,这些话她听吴宁说的多了。

  眉头一挑,只道:“你又看不见,怎知我瘦了?”

  “这......”吴宁急中生智,“吴老八告诉我的??!连那憨货都感叹妙娘近来太是劳累,瘦了不少呢!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“真的?”秦妙娘面容一紧。

  “真的!”吴宁点头,“吴老八还能骗我?”

  “不是!”秦妙娘道:“我真的瘦了?”

  “哦哦......”

  奶奶的??!女人啊,.都特么什么脑回路?

  “真的,真的瘦了?!?br>
  “不过瘦点也好,更加明艳好看了?!?br>
  “呵呵呵?!鼻孛钅锾眯闹猩趺?,笑着揶揄:“你又看不见,怎知我好看不好看?”

  随后眉头又是一皱。

  “可是,不做酒楼,我还能做什么呀?”

  “米粮铺子,讲求的是薄利多消,走的是量,屯粮用的钱也大,秦家没那么多余钱的?!?br>
  吴宁一喜,这就说动了?

  暗道:只要不干酒楼,干什么不行。

  忙道:“我要说啊,布庄成衣都是好生意。不说别的,就妙娘这身姿往那里一站,就是广而告之了?!?br>
  “人家见妙娘穿着如此,可不就都去你家铺子了?”

  “就你会说!”秦妙娘嘴上责怪,心里却是美的很。

  “可是不行啊,布庄和衣铺都不怎么赚钱?!?br>
  吴宁疑道:“为什么?”

  ......

  其实吴宁不知道,布庄、成衣,还有米粮这一块儿,秦妙娘不是没有想过,而且比酒楼还要占先,毕竟酒楼还要装饰,请厨,店铺位置也要有考量。

  布店、米铺就没那么多事儿了,租个铺子,物货、伙计都是现成的,只要卦上匾额就能开张了。

  事实上,打两个月前,秦妙娘打算抗起这个家,第一家开张的就是一家布庄。

  可是......

  秦妙娘拧着眉头,“如今布庄生意不好,一直在赔钱?!?br>
  “哦?”看秦妙娘的神态,吴宁终于知道,刚一见面时,她说有好有坏的“坏”从何来了。

  安慰道:“赔钱不怕,但要知道赔在哪里,好找出症结,加以改正就是了?!?br>
  秦妙娘苦着脸,“正是不知症结所在,所以才......”

  “每日生意看上去也不错,人来人往,出入颇多,而且买布制衣的人也不少,可账上就是不见结余?!?br>
  “只这一个多月,就已经赔出去几十贯大钱了呢?!?br>
  这也是她着急酒楼开张的主要原因。任由布庄这么赔下去,却无进项,那恐怕撑不到秦文远回来,秦家就已经倒了。

  “光卖货,不挣钱?”

  吴宁心说,姑娘,你骗我的吧?还能有这种事儿?

  “你查过账吧?”

  吴宁觉得不是秦妙娘骗他,就是有人骗秦妙娘,哪有光卖不见钱的事儿?

  “查过?!鼻孛钅锏阃?。

  “起初我也怀疑,是不是布庄的伙计有人私吞??墒钦嗣娑细筛删痪?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亲自在布庄盯了几日,也没看出什么端倪呢?!?br>
  得,吴心说,还是专业的来吧!

  “你明日晚间把布庄的账目拿来给我看看吧,兴许我能找出一些问题?!?br>
  任何猫腻,只要有人做了,在账面上都会留下蛛丝马迹。

  秦妙娘这个古人看不出来,吴宁这个专业会计师却一眼就能看出端倪。

  “你?”秦妙娘深表怀疑?!澳缈吹眉??”

  “呵呵?!蔽饽呱钜恍?。

  “看不见不要紧,你念,我听?!?br>
  指着自己的耳朵,“别的不敢说,单论数字,你宁哥我,过耳不忘!”

  ......

  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德国演的太真,平局都没挡住这帮孙子拿影帝。

  所以昨天实在没心情更新,今天算个二合一吧!

  有几个土匪让我写什么球评......

  闹呢?。?!苍山是混文艺圈的,不是体育圈儿的,评就免了吧!

  不过劝大伙几句,第一轮强队在保存体力,以便走的更远,不要期望太高。

  冷门不一定是冷门,有它内在的道理。

  总之第一轮,什么都可能发生,第二轮开始,才会涉及到更多的利益交换,还有出线形势等等,那时可能更好猜一点。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承德县| 平谷区| 东丰县| 祁门县| 宕昌县| 建宁县| 永清县| 原阳县| 博野县| 轮台县| 基隆市| 当阳市| 临清市| 兴仁县| 襄城县| 桑日县| 南丹县| 宜兰市| 崇信县| 武川县| 宿松县| 赣榆县| 高邮市| 岐山县| 依兰县| 双牌县| 余江县| 宜兴市| 九龙城区| 望奎县| 丹凤县| 平湖市| 炉霍县| 禹城市| 自治县| 香河县| 济阳县| 富平县| 突泉县| 本溪| 武乡县| 康定县| 油尖旺区| 察雅县| 禄丰县| 寿宁县| 四川省| 商洛市| 托克托县| 突泉县| 沙田区| 抚宁县| 邵阳县| 长汀县| 全椒县| 辽中县| 北宁市| 龙门县| 沙坪坝区| 五寨县| 定结县| 东莞市| 长岭县| 天津市| 江门市| 额尔古纳市| 邯郸市| 中山市| 宽城| 油尖旺区| 紫金县| 昭通市| 福建省| 涞源县| 宁夏| 通城县| 垫江县| 光泽县| 河间市| 广安市| 昌图县| 织金县| 金阳县| 无极县| 洛宁县| 武穴市| 连州市| 新邵县| 徐汇区| 临朐县| 徐闻县| 焉耆| 武汉市| 罗源县| 祁阳县| 高青县| 茶陵县| 绥阳县| 运城市| 门头沟区| 孝感市| 张家口市| 舒城县| 广西| 库尔勒市| 仪征市| 岳普湖县| 昭通市| 莱西市| 沛县| 平山县| 宿州市| 贵阳市| 洪洞县| 安仁县| 普安县| 县级市| 东宁县| 渑池县| 和平县| 福州市| 山阴县| 辽宁省| 扎鲁特旗| 贡嘎县| 高淳县| 阿拉尔市| 河南省| 四平市| 福州市| 隆回县| 进贤县| 和龙市| 香格里拉县| 泰安市| 西宁市| 盈江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