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一九五章 山村之夜
  此时的下山坳刚刚入夜。

  可是,现在的下山坳今非昔比,可不是那个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山沟沟了。

  由于客店越来越多的缘故,即使黑了天,坳子里也不算寂寞,一户户人家灯火通明,颇有几分城中的热闹与繁华。

  夜色之中,三哥追着六伯,一路撵到家里头。

  “救急救急??!”

  “六叔你赶紧的,让婶子去看看吧!俺家里的就是块榆木疙瘩,那客人都快骂娘了?!?br>
  他家的客店刚修好,不出预料,三嫂子和当初的六婶一样,伺候不来生人,却是又抓瞎了。

  而六伯此时就当没听见,急匆匆地往院外走。

  六伯心说:祖君都说了,今晚分卖炭窑的红利。算下来,自家能得好几百贯呢,谁还有心思管你家的破店?

  “找李文博去,这事儿不都是他管吗?”

  扔下一句,径直往祖君家聚拢过去。

  路上,正碰见老七他爹,还有二叔公,也往祖君家里靠,也是来分钱的。

  三人便一路有说有笑,跟过年似的。

  只不过,大伙儿都没主意到,临近山道的一户人家里,有人正看着他们。

  ......

  七婶扒着院墙,眼见一坳子人都往族长家里走,张嘴闭嘴问的都是你家分多少,我家分多少,立时眼神儿里越来越透着不善。

  这一年多,整个下山坳都发了大财,唯独她家,既扔了炭窑的份子,又没脸找吴老九开客店,是什么也没捞着。

  七婶那个羡慕嫉妒恨啊,就别提了!咬着黄牙,狠淬了一口:

  “瞧把你们能的,咋不上天???”

  骂完,回身见巧儿和虎子正在抱着饭碗吃饭,立时找到了出气的地方。

  一把将巧儿的饭碗夺了过来,摔在虎子面前。

  “吃吃吃??!”

  “屁大个丫头,比头猪还能吃,少吃点吧!”

  “......”

  巧儿委屈地想哭,可又怕娘再骂,只能咬着牙憋了回去。

  “娘!”虎子看不下去,“那巧儿正长身子的时候,你让她吃呗?!?br>
  “吃啥吃???”刁婆子发起疯来,连宝贝儿子一样喝骂。

  “一个丫头长啥身子?长的再人高马上,不也是给人家预备的?”

  恶狠狠地剜了一眼虎子,吓得虎子也不敢言语,这才回身进屋。

  只不过,一抬头,正看见七叔的灵位摆在堂中,那股无名之火更是压不住。

  指着七叔的灵牌就骂开了:“你个死鬼!丧了八辈子良心,倒是躲得清闲。上辈子也不知道欠你什么,让老娘给你拉扯两个讨债鬼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吴三虎坐在院儿里,听着亲娘在那骂亲爹,吓的一缩脖子,赶紧把巧儿的碗塞回她怀里。

  “快吃!等她出来又要骂了?!?br>
  ......

  老祖君正在院里呼来喝去:

  “老六媳妇,你瞪眼在那杵着干啥?还不帮你五嫂子忙活忙活?!?br>
  六伯一听,赶紧捅了六婶一下,“还不赶紧去?”

  ......

  祖君似乎还不满意,又朝着吴启吆喝:“你爹呢?咋还没回???官做大了,连老子叫回家都不见人了是吧?”

  “祖君别急嘛!”

  吴启可惹不起这老头儿,好言道:“我爹说了,忙完了就回。这会儿肯定已经出城了,说话儿就到?!?br>
  还别说,吴启说的一点没错,真就是说话儿就到。

  他这话音刚落,吴长路就进了院,“爹,叫咱回来干啥?”

  祖君把眼睛一瞪,“干啥?分钱!”

  “那卖窑钱再搁咱家放几天,全坳子还当俺老汉私吞了呢!”

  “哦?!蔽獬ぢ妨巳?,“那感情好?!?br>
  六伯也在一旁打着哈哈,“那就赶紧分,咱也看看这几百贯放家里是个啥样?!?br>
  “急啥?”祖君横了他一眼,“九郎这不还没回来呢吗?”

  “对啊,特么那个臭小子跑道观里躲一天了,咋还没回来?”

  “吴黎,你去瞅瞅,把他舅甥都叫回来?!?br>
  ......

  “罗厨子呢?”

  “罗厨子??!”

  没见罗利人影,倒是李文博急忙冲了过来。

  “罗大哥灶上做饭呢!”

  似乎是应景儿,灶房里传来一声怨气十足地怒喝:“听着呢,有事儿说!”

  “多做点饭,今晚人口多?!?br>
  只闻灶房里,罗厨子又被老头儿使唤了,好像很不满意,一个劲儿地拿铲子敲着锅沿。

  “跟你说哈,今天是最后一顿,明个我就辞工不干了?!?br>
  “嘿?!崩献婢飧銎?,“你个熊玩意,辞工你干啥去???”

  “我?我......我和二叔伯都说好了!”

  罗厨子三分得意,三分显摆,剩下的都是不愤。

  “他把村东头的地卖给俺,俺自己开客店?!?br>
  祖君:“......”

  茫然看着二叔伯....“二弟啊,你把地卖给这熊货了?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二叔伯一阵尴尬,心里把罗厨子骂了个通透。

  这个厨子,端不会用人??!怎么事儿还没成,就把咱给卖了呢?

  正一时之间,不知道怎么和大哥解释,无意间一抬眼,从山腰这个位置,正看得见山下的大路。

  二叔伯一怔,指着山下,“快看!”

  祖君正皱着眉头,顺着所指往山下一看。

  不由疑惑出声儿,“哪来的大军?”

  只见山下的官道上,灯笼火把已经排成了长龙。

  火光之下,刀尖现寒,枪阵如林,正从南边气势汹汹地往这边过来。

  偏头看向吴长路,“你调的兵?”

  吴长路摇头,他最近可没调过兵。

  “不是房州的兵?!?br>
  房州府兵都没集结,只有五百常驻的城卫营在城中驻扎。

  而这队人马,吴长路搭眼一看就知道,起码有两千往上,怎么可能是房州的?

  “莫不是过路的吧?”六伯和三哥也靠过来议论。

  二人都是和吴长路一起出了房州打过仗的老兵户,也看出这伙兵将不可能是房州本地的。

  ......

  院子里的气氛略微一滞,大伙儿都抬眼看着远处趁夜行军的火龙长队。

  “不对??!”

  看了一会儿,吴长路猛的眼神一缩。

  “是朝咱们这儿来的!”

  那队官兵到了山下,明显转了个弯,直直地朝山坳过来了。

  吴长路第一反应就是,“快,让老九和他舅快跑!”

  然后又想到自家儿子,“吴启??!这儿没你的事,猫到菜窖里去!”

  ......

  ,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古蔺县| 清水河县| 八宿县| 班戈县| 建湖县| 民乐县| 抚远县| 常宁市| 锦州市| 中牟县| 策勒县| 吉水县| 昆明市| 阿合奇县| 梨树县| 咸丰县| 措美县| 乌拉特后旗| 台东县| 张家口市| 巴林左旗| 依兰县| 平凉市| 白朗县| 辽阳县| 新郑市| 定州市| 毕节市| 许昌市| 余江县| 桂林市| 广安市| 芮城县| 定州市| 炉霍县| 白河县| 特克斯县| 莆田市| 银川市| 唐海县| 当雄县| 伊川县| 分宜县| 紫云| 长乐市| 敦煌市| 铜山县| 日土县| 朔州市| 滦平县| 凭祥市| 昭平县| 赤水市| 萍乡市| 固始县| 溆浦县| 花垣县| 遵义县| 秦皇岛市| 乡宁县| 咸宁市| 兴海县| 江口县| 威海市| 肇东市| 阿克陶县| 吴江市| 洱源县| 宁强县| 香格里拉县| 卢龙县| 汝州市| 工布江达县| 鲁甸县| 澄城县| 吴桥县| 贵南县| 凉城县| 长沙市| 嘉峪关市| 满洲里市| 米林县| 闸北区| 哈巴河县| 山西省| 顺义区| 鄂尔多斯市| 加查县| 宣武区| 阿拉善左旗| 车险| 玉门市| 瑞金市| 黄浦区| 承德县| 西畴县| 浠水县| 灯塔市| 宜兰市| 乌拉特后旗| 老河口市| 淮北市| 陇川县| 子长县| 黄山市| 灵台县| 即墨市| 江孜县| 右玉县| 威远县| 洪洞县| 平定县| 宁陕县| 文化| 城口县| 曲沃县| 吴旗县| SHOW| 新密市| 宁波市| 通河县| 望江县| 凤凰县| 平果县| 吴旗县| 富源县| 阜城县| 罗平县| 驻马店市| 永平县| 浠水县| 道孚县| 奎屯市| 淮北市| 丹阳市| 阜城县| 顺义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