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二一八章 三人成虎(二合一)
  教坊之中,太平公主端坐花厅。

  八年的朝堂磨砺,早就让她不复当年的慵懒之态,几乎时时刻刻都保持着端庄威仪。

  李裹儿却是没那么多讲就,整个身子都歪在几案之上,手肘支着尖尖的下巴,露出一节小臂,却是把武崇训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亲自跑到去厨房,寻了一只青瓷小碗来。

  此时,武二公子用三指拈着那只精致小碗,一边走一边端详,“嗯,想不到官宁坊中还有这么好的茶瓯,看这样式,应当是越窑韩大师的手笔了?!?br>
  李裹儿白了他一眼,却是没心思和这个整天琢磨这些无用之物的家伙一般见识。

  偏头看向吴巧儿,“喂,去收拾东西,今日就跟本宫回府?!?br>
  指着花花绿绿的官宁教坊,“我早就说这乱七八糟的地方呆不得吧?尽招些色胆包天的臭男人!”

  正在拿青瓷小碗给李裹儿斟上酸奶的武崇训一听,赶忙道:“他们臭,我可不臭?!?br>
  “嘿嘿!本公子是香的?!?br>
  李裹儿一阵无语,却也只是瞪了他一眼,顺手地夺过酸奶用小勺细品一口。

  不想,刚一入口,却是眉头一皱,“什么破东西???难喝死了,回头砸了那烂店!”

  把酸奶推到一边,又看向巧儿,“行不行啊,我的姑奶奶?倒是说句话???”

  “......”

  巧儿站在那儿没开口,倒是太平说话了了,“还是去我那儿吧,裹儿家里毕竟还有她爹娘,想来你也呆不安稳?!?br>
  看着巧儿,“去我府上,还能少些约束?!?br>
  “也行!”李裹儿细一琢磨,“最近我那双爹娘也是神神叨叨的,我都有点要受不了了。去姑母那最好,就这么定了!”

  “来人,给我妹子收拾东西!”

  吴巧儿一听,见老鸨真的要上楼去给她收拾东西,却是不说话不行了。

  “殿下.....”

  巧儿把李裹儿的目兴呼唤过来,无声地摇了摇头,“巧儿是叛臣罪女,就应该呆在这里?!?br>
  当年吴家被打成了叛党,连为吴家说话的房州城卫营都被发配边关。她年纪尚幼,自然是末入教坊为奴,却是待罪之身。

  “什么叛臣不叛臣的???”

  李裹儿不干了,“还不是皇奶奶一句话的事情???”

  站起身形,撸胳膊挽袖一副为巧儿做主的架势,“听我的,有我和姑母罩着你,看谁敢说个不字???”

  “裹儿姐姐!”

  吴巧缓声相劝,“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?!?br>
  转头看向太平公主,“殿下,裹儿不懂事,您不能不知,巧儿真的不能给你们添麻烦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太平公主一阵无言,巧儿话的意思,她自然明白。

  当年,吴家惨案牵扯到了贺兰敏之,知悉内情的人们更明白,里面还有一个遗落民间的皇子。

  当时老太太有恐皇位不稳,只得昧着良心,硬是把吴家打成了叛党。

  如此一来,虽然朝中乱象得到了安抚,可是吴家四百多口人命却是冤不得雪了。

  其实,武老太太当时也只是权益之计,想着等风头一过,必严办李谌,还吴家一个清白。

  到时再仔细探查看看吴家,还有她心心念的那个少年是不是还有活口。

  可是,事与愿违,时间并没有让吴家沉冤得雪,反而更是永不见天日。

  因为,连武则天自己都开始怕吴家活着,更怕吴宁还活着了。

  事情的起因,是七年前,贺兰敏之之妻杨幼仪的一次奏请。

  作为贺兰敏之之妻,因为其父是前朝重臣,在贺兰敏之下狱之时并没有受到牵连,一直寡居洛阳城中。

  可是,谁能想到,贺兰敏之死了九年多,突然又活了,而且还因为纠结叛党意图谋反而死在了房州?

  也就是下山坳惨案发生整一年的时候,杨幼仪突然向武则天请求,去房州吊念亡夫,并在他身死之地,立碑祭拜。

  本来呢,武则天觉得这没什么,杨幼仪忠贞不二,独居十年而不肯改嫁,足见夫妇二人情谊之深。

  再说,人死灯灭,就算贺兰敏之在外人眼里多么的罪大恶极,可是人死了,也就什么都还上了。

  此时杨幼仪要去吊念立碑,实属情理之中。

  可是,正当老太太要答应的时候,有人和武则天说了一句话。

  “这个碑不能立!”

  “此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光彩之事,贺兰敏之诈死还魂,本来就有损陛下皇威,本来就是越快忘却越好,您再给他立个碑,这事不就更说不清了吗?更让人忘不了了吗?”

  “而且,万一吴家人没死绝呢?万一到最后也没找到尸身的贺兰敏之没死呢?那块若是立起来,不就等于时刻提醒吴家人和贺兰敏之,这一切都是陛下您的手笔吗?”

  “此为大患,万不可为!”

  武则天一琢磨......

  结果,有的事儿它就是不禁琢磨。

  这人有一句话说到了点子上,那就是“陛下您的手笔”,一下就切到了武则天的痛处。

  没错,事是李谌和武承嗣干的,可是最后把吴家打成叛党,永世不得超生的却是自己。

  那在吴家人和贺兰敏之眼里,这事儿已经和李谌和武承嗣的关系不大了。

  从武则天颁下那道吴家为叛党的诏书开始,这件事就和武老太太脱不开干系了。

  ......

  这个念头一出来,老太太就有点坐不住了。

  说白了,如果光是贺兰敏之,武则天可能还不在乎。

  她虽是女人,却是有枭雄之志,儿女情长虽然重要,但永远也重要不过她的皇位。

  可是,别忘了,还有一个吴宁??!

  如果他也没死呢?会不会怪她?

  不得不说,人都是有被迫害妄想症的,尤其是皇帝。

  不管是谁当了皇帝,他永远觉得谁都不像好人,谁都要抢他的皇位。

  看着那一箱子醒世方,想想吴宁稍稍动动嘴皮子就让李武两家一改前态。

  再想想他抬抬手指就把一众酷吏杀了个干净,老太太不由得脊背生寒。

  如果吴宁把他的本事用来对付她呢?

  武则天不敢往下想了,也不愿意那样揣测吴宁。

  可是,这段谏言武太太算是听进去了,对于杨幼仪之请,武则天只准了一半:“去房州悼念可以,但是立碑就算了?!?br>
  结果,之后的发生的事情,让武则天彻底把心中怀疑的种子种下去。

  发芽!

  开花!

  有些事,不一定是真的,可是三人成虎,假的也有可能变成真的。

  那段时间,不停的有人在给老太太吹这种风。就算不是,也慢慢的开始怀疑,开始变成“是”了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而再后来,也就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让武则天更加地猜忌起来。

  ......

  杨幼仪,出得京师,一去不回,从此杳无音讯,再无行踪。

  这可把武则天吓坏了,杨幼仪去哪儿了?她一个妇道人家能去哪儿?

  难道贺兰敏之没死?把她接走了?

  那吴宁死没死?

  如果他们没死,为什么不来京师相见?

  难道真如谏言所说,他们把这一切归罪于武则天?

  那贺兰敏之和吴宁会不会回来报仇?又会以怎样的方式报仇?

  这些疑问,成了老太太这七年间的梦魇,以至于不但她自己再不提八年前之事,吴家惨案、贺兰敏之这些更是成了朝堂禁忌。

  谁也不敢提,谁也不敢触动大周天子的这根敏感神经。

  ......

  正因为如此,李裹儿因为当年太小,只知道下山坳被打成了叛党,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打成叛党,吴宁又是谁。

  等她大了,想知道了,又谁也不敢和她说了。

  但是,太平知道啊,太平更知道老太太的紧张。

  她也明白吴巧儿为什么这么和她说,毕竟吴家孤女被太平收入府中,当年太平公主又和吴家来往甚密,现在又是储位之争的关键当口,一但被有心之人利用,这很难不对太平公主造成影响。

  “殿下!”

  巧儿向太平深深一拂,“这些年幸得殿下照拂,巧儿已经很感激了,却是不能再给殿下添麻烦了?!?br>
  太平公主一皱眉头,口是心非道:“这算什么麻烦?跟本宫回府,剩下的事,本宫自有决断?!?br>
  “殿下??!”巧儿再唤一声,直视太平依旧摇头:“真的不行?!?br>
  “唉!”

  太平长叹一声,心道,这丫头真是倔强的不行。

  也许是自幼就家门大变的缘故,巧儿比同龄人懂事的都早,也更为倔强。

  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自打得知巧儿就在官宁坊的那一天开始,太平就想把她从这儿带出去??墒撬彩且蝗缃袢?,始终不肯。

  “罢了?!?br>
  太平扭不过她,“本宫让侍卫多盯着点,有什么需要,直接来找本宫就好?!?br>
  “嗯,好!”

  巧儿露出灿笑,温顺点头。

  “那好吧!”太平有些悻悻然,拉起裹儿,“那我们走了,你小心些?!?br>
  巧儿再次下拂,“恭送两位殿下!”

  “你呀!”李裹儿来到巧儿身边,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,“比我还倔?!?br>
  幽怨地看了巧儿半晌,最后还是败下阵来,嘱咐道:“你放心,武崇谦那家伙要是再敢来,我就打断他的三条腿?!?br>
  说完,转着离开,身后自然还跟着武崇训那条跟屁虫。

  ......

  太平落后两步,等裹儿出了门,她又停了下来。

  犹豫良久,终于是忍不住向巧儿问了一句:“你.....真的没有他的消息?”

  巧儿一笑,有些不自然,“巧儿真的不知道?!?br>
  “是就算知道,也不会告诉本宫吧?”

  太平的语气有些幽怨,飘然离去。

  .....

  出了官宁教坊,太平没有着急上马车,李裹儿也没让侍卫把坐骑牵来。

  姑侄二人虽然住的不远,但却是难得相见,就这么在长街之中缓步而行。

  李裹儿朝武崇训一甩手,“这没你事儿了,你走吧!”

  “?????”

  武崇训有点失望,“别??!”

  眼珠子一转,“我听说南市新开了一家酸奶铺子,我还正想着去给小妹买来尝尝。怎么就赶我走呢?”

  李裹儿眼睛一瞪,“那还不快去???没见本宫正陪姑母散步,你还在这干嘛???”

  “好吧?!蔽涑缪涤脑沟乇庾抛?,“那我去给你买来,一会儿送你家去啊?!?br>
  “去去去,随你随你!”

  ......

  暂时把巧儿的事先放下,太平轻笑着看两下小辈当街耍宝。

  等武崇训已经走远了,太平才调侃道:“我看崇训不错,你别总是呼来喝去的,再把人家吓跑了?!?br>
  “放心吧!”李裹儿混不在意,“跑了就跑了呗,你侄女我天生丽质,还怕找不到驸马不成?”

  太平一听,却是更加玩味,“这么说,就认定这个驸马了?”

  李裹儿一怔,整个人都安静下来,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?!?br>
  嘟着小嘴儿,“皇奶奶挺喜欢他的,我爹娘话里话外好像也有意把我俩放到一块儿?!?br>
  “但是....”

  “但是什么?”

  李裹儿摇着头,“反正就是在一块还挺舒服的,可是一提到要成亲,以后我还得给他生孩子,做娘子......”

  说到这儿,李裹儿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想想就吓一跳!”

  “哈......”

  太平大笑,这丫头说的够露骨的。

  ....

  姑侄两人有说有笑地消失在长街之上,吴巧站在官宁坊的楼上,静静地看着二人离开。

  脸上那副楚楚之态渐渐凝固,转而荡然无存。剩下的,就只有冷冰冰的一张俏脸,平静的有些吓人。

  “妈妈,女儿要去南市一趟,买些脂粉?!?br>
  老鸨一听,哪敢拦着?这位可比她大牌得多,没见两位公主都拿她当姐妹一般看待吗?

  “姑娘慢等,老身去叫几个人陪着姑娘?!?br>
  “不用了?!蔽馇啥浔刈柚?,“女儿自去便是,正好逛逛清闲?!?br>
  ......

  半刻钟之后,吴巧儿换了身素裙,带上遮帽,出了官宁坊。

  一路穿街过巷,到了南城。

  但是,巧儿没有进南城集市,而是几经绕路,确认无人注意,才拐了个弯,向南市东面的巷子走去。

  穿过两个坊,才进了怀仁坊的坊门。

  这里是洛阳城最靠近东城墙的坊市之一,多为商贾宅院,而就在城墙根儿上,有一李宅。

  巧儿到了门前,轻轻扣门。

  不多时,院门开了一条小缝,见是她,便无声地让了进去。

  “我的妹子??!你怎么来了?”

  开门的正是吴启和吴三虎,二人也是刚进家门。闻见有人敲门,还当是谁,不想是她。

  虎子更是担心,抢上前去,“妹子,那个武家的鸟厮,没怎么你吧???”

  巧儿勉强一笑,“哥,没事儿?!?br>
  说完,似是再没了话语,急步朝院中而去。

  虎子想再和她多说几句,却是巧儿没给她这个机会,已经钻进了后院之中。

  吴启无声地拍了拍虎子的肩膀,算是一种安慰吧。

  ......

  巧儿进了后院,径直到了后宅的正屋。

  一开门,不出所料,一个久违的身影,正站在案前提笔挥墨。

  那人一身雪白的长袍未束腰绅,长发披散,挡住了半边面容,有些不羁,亦有些忧郁之美。

  巧儿笑了,“九哥?!?br>
  那人闻声抬头,正是已经二十四岁的吴宁。

  露出一丝笑意,也带几分责备,说道:“你应该听太平的,跟她回府?!?br>
  巧儿一扁嘴,似有几分委屈,嘟囔道:“我也姓吴,吴家的仇,我也有份!”

  .....

  。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澎湖县| 抚远县| 拉萨市| 乐亭县| 岗巴县| 华宁县| 奈曼旗| 江都市| 隆化县| 澜沧| 南阳市| 资溪县| 清苑县| 诏安县| 巴马| 余江县| 洪洞县| 南充市| 三河市| 安多县| 昔阳县| 泸西县| 远安县| 广饶县| 满城县| 中阳县| 宜章县| 岢岚县| 昌吉市| 丁青县| 江门市| 西城区| 凭祥市| 乌拉特中旗| 家居| 华阴市| 淮北市| 温宿县| 合水县| 永福县| 内江市| 化隆| 邯郸市| 安吉县| 石嘴山市| 望江县| 永平县| 海门市| 龙山县| 开远市| 乐昌市| 河池市| 宿州市| 吉木萨尔县| 偏关县| 大竹县| 左权县| 崇礼县| 宁武县| 黔南| 龙泉市| 宜章县| 札达县| 登封市| 彭泽县| 五常市| 宁陵县| 新郑市| 大邑县| 贵德县| 汤阴县| 德令哈市| 平凉市| 和平区| 个旧市| 彭阳县| 抚顺市| 盐亭县| 枞阳县| 益阳市| 集贤县| 贵德县| 博白县| 和龙市| 绥宁县| 翁源县| 西充县| 万全县| 韶山市| 嘉峪关市| 大足县| 张家界市| 富川| 桃源县| 岑溪市| 静安区| 攀枝花市| 平果县| 鹿泉市| 延长县| 贞丰县| 宁明县| 蒙自县| 资讯| 平顺县| 彰化市| 长垣县| 三穗县| 延寿县| 丰县| 高雄市| 图们市| 云林县| 青冈县| 双桥区| 滦平县| 策勒县| 青川县| 京山县| 上蔡县| 中阳县| 泰兴市| 株洲市| 武胜县| 武陟县| 乐亭县| 长岛县| 龙海市| 依安县| 云阳县| 潍坊市| 都江堰市| 玛多县| 汉阴县| 报价| 黑龙江省| 大荔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