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二二九章 高延福的想象力
  “关门,给本宫绑起来!”

  且不说门外百姓如何看待,可是把高延高急坏了,脑袋嗡嗡作响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我地个老天爷!高延福心说,还不如不“亲近”这个穆子究,怎么公主殿下又来脾气了呢?

  “殿下,不可??!”

  高延福贴到太平耳边低吼,“这可就把人得罪死了!”

  “你别管!”

  太平哪听得进去,“愣着干什么?还不动手?”

  得,左右侍卫一见公主心意已决,那还废什么话?绑吧!

  一拥而上,把吴宁捆了个结实。

  “给本宫抬到厅中!”

  说完这句,太平愤然转身,亲自到马厩寻了一根鞭子回来。

  完了,完了,完了......

  高延福脑仁儿直疼,心说,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主子呢?

  “穆公子......穆公子你别怕!我家殿下只是一时气愤,不会把你怎么样的!”

  “别怕?”

  吴宁翻着白眼,还别怕?我信你个鬼!

  心道:我特么也是感冒吃了避孕药,脑子坏掉了。咋想的,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?特么几年不见,这太平怎么还成疯婆子了?

  可是他也没办法,公主府虽说是太平的府邸,可谁也不敢保证人人都信得过??!他也不能表露身份与太平硬刚。

  吴老九是走也走不得,劝又劝不得,人生第一次感觉到:算计人真好,害你的果然都是最亲近的人??!

  ......

  五花大绑被抬到了后厅,太平拎着鞭子,掐着腰,一双杏眼瞪的吓人。

  “都出去??!”

  侍卫一听,也只能为吴老九祈祷了。这得把殿下气成什么样儿,还要亲自动手?

  眨眼间,厅中只剩太平、高延福、李裹儿和吴宁。

  李裹儿心知姑母这回不像是假的,怯生生地劝慰:“姑母...您....”

  “你闭嘴!”太平一声咆哮,“本宫还要问你!”

  “什么叫不方便???”

  “你和他,有什么不方便???”

  “嘿嘿嘿?!崩罟庑?,“没有....逗着玩呢,姑母别当真?!?br>
  “就是就是?!备哐痈R哺徘闷鹆寺啾叨?,“殿下宠溺安乐殿下,神都何人不知?”

  “穆公子初到洛阳,就算与安乐殿下做出点什么出格儿的,那也是不知内情,殿下何必动这么大的怒?毕竟....”

  好吧,在高延福眼里,太平是因为穆子究与乐安“不太方便”,太平这是围护李裹儿,才动这么大的火儿。

  他哪知道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  而且,他这句不说还好,一说之下,正中太平心里那股火气,不由分说,扬起鞭子就抽到吴宁身上。

  “我让你不方便!”

  “我让你不方便!”

  “说!”

  “这几年死哪儿去了???”

  “嗯??”

  “嗯??”

  高延福和吴宁皆是一声轻疑。

  只见高延福愣在那里,心说,这句听着不太对???怎么不像是围护安乐,而像是......

  吃飞醋呢?

  “这个......”一脸茫然加尴尬,“这个......殿下与穆公子....早就认识?”

  ......

  而吴宁这边儿也犯疑,他本来已经作好了被凌辱的准备,毕竟以太平的性格,你不让她把心里捋顺了是不行的。

  可是,太平此言一出......显然她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存在,她敢当着高延福这么说话,说明......

  吴宁拧着眉头,与太平使的个眼色,意为:你信得过这个人?否则别乱说话。

  太平也看懂了,正在气头上,也懒得和他打什么哑谜,一扬手,“高长史是自己人?!?br>
  “说??!你跑哪儿去了??!”

  “回来为什么不找本宫?却先......”

  好吧,咱们殿下还真是在吃飞醋。

  而吴宁一听高延福是自己人,也就是说,这屋里没外人了。

  那我还跟你装什么???登时脸色一变,“少废话,给我解开!”

  高延福:“......”

  哦操!真认识??

  看看太平,又看看吴宁,敢这么和公主殿下说话,有故事???

  登时机智的一面展现了出来,“好嘞,公子稍等!”

  说着话,都不等太平发话,老高已经上去解绳子了。

  “你给我住手!”

  太平无语,我让你动了吗?

  老高却是装傻,嘿嘿直乐,“原来都是自己人,何必这般拘谨呢?”

  “你??!”太平扬起鞭子,“本宫说不听你是不是?信不信....”

  “诶诶诶!”李裹儿也拦在了中间,“姑母打累了吧?快歇歇?!?br>
  说话间,把鞭子也给下了。

  把太平气的啊,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延福把吴宁解开,亲手扶起来,还一脸谄媚地哈着腰。

  “公子别介意,咱家殿下就这个脾气!”

  “那什么,既然公子与殿下属旧识,自然也不会介怀吧?”

  “说起来,殿下这些年走的艰难,还要公子多多帮衬??!”

  太平被李裹儿隔着,登时不愤,“我要他帮???”

  “本宫没他,一样活的好好的??!”

  “没事儿,没事儿!”老高还在那打着马虎眼,“殿下消消气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此时吴宁并没有理会高延福,而是越过他,来到太平身前。

  太平见他过来,下意识地也安静了下来,紧咬着下唇,把头别到一边,不看他一眼。

  吴宁轻轻地拨开李裹儿,给她使了个眼色,又看了看屋外。

  李裹儿这回倒是懂事得很,知道吴宁的意思,俏皮一笑,“那本宫当一回带刀侍卫,去门外把风!”

  说完,一阵风似的出得厅中。

  外面立时传来李裹儿的叫嚷:“喂喂喂喂??!都给本宫滚远点!”

  .....

  “姑母办事,旁人退让!”

  ......

  “废什么话!因为不方便.....”

  ....

  吴宁与太平面对面的站着,也不说话,就静静地看着她。

  老高一看这情形,特么跟狗血八点档似的,心中更是笃定,这两人之前必有交集,而且,还得是那种关系极为暧昧的存在??!

  ......

  吴宁看了太平一会儿,见她与自己杠上了,就不把头转回来对视。

  不由笑了,调侃道:“真不用我帮你?”

  “不!用!”

  太平堵着气,“没你,本宫也活的好好的!”

  “喂!”吴宁佯装惊讶道,“这话可伤人了??!枉费我这么多年来,帮你度过那么多难关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太平无言,一时没法反驳,高延福那边却是惊呼出声。

  “????”

  原来,这些年一直暗中帮助殿下的那个无名高人,就是穆公子?

  老高惊讶之余,也是狂喜??!

  穆子究一直在帮太平,两人早有相识,这不就是说....

  这个长路镖局,外面那几位争来争去其实都是白争,原来长路镖局一直是太平公主的势力???

  想到这儿,老高心里都乐开了花儿,心说,还是咱们殿下深藏不漏啊,却是早就押中了穆子究这个宝!

  ......

  此时,没人注意高延福的心理活动,太平已经湿了眼角,终于把头转过来,恨恨地看着吴宁。

  猛的抬起玉臂,照着吴宁就是重重一下。

  “你跑哪儿去了???”

  “你跑哪儿去了???”

  “你跑哪儿去了?。。?!”

  有了第一下,太平就再也停不下来,一边哭,一边锤着吴宁的胸口。

  到了最后,公主殿下几近失控,嚎啕大哭,拳头如雨点般砸下,宣泄着多年的艰辛与情愫。

  “你跑哪儿去了??!”

  吴宁被她捶的实在受之不住,只得抓住她的双臂,任之挣扎。

  太平使劲挣脱,却是徒劳,反而被吴宁向怀中一带。太平顺势一抱,放声哭嚎,“你跑哪儿去了?”

  “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难???”

  “知道不知道,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?”

  “知道?!蔽饽崆岬鼗刈?,“所以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

  太平闻罢,哭的更甚,靠在吴宁肩膀上,“当初就应该听你的,做个闲散公主多好?”

  “谁让你不听,非要逞能呢?”

  “......”

  高延福.....

  高延福的想象力已经起飞了。

  哦擦??!

  哦擦擦??!

  这二人果有奸情,都抱上了!

  老高心说,就凭这关系,看来是稳了。有长路镖局,再加上之前这个穆子究在陛下那里展现出来的才华。

  如果他能辅佐公主,那太平成为大周第二位女皇,好像也不是不可能??!

  ......

  可惜,高延福的想象力还是不够丰富,太平与吴宁接下来的对话,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。

  ...

  “姐....”吴宁轻声呼唤,“这些年,你辛苦了?!?br>
  “姐?”

  老高一怔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  “不辛苦?!碧交氐?,“只要回来就好?!?br>
  “你回来了,姐也就可以不再辛苦,把这些都交给你了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老高有点晕,和想象的出入有点大。

  不是应该穆子究辅佐太平吗?他听这意思,怎么像是调过来了?

  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妙娘呢?”

  平复下来的太平并不关心吴宁为什么而来,要做什么事。

  对于这个她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人,她更关心的是吴宁的近况,还有他这些年到底是怎么过来的。

  “妙娘呢?你们成亲了吗?”

  “成亲了?!?br>
  “但是....”吴宁脸上现出苦楚,“我却是连一个体面的婚礼都不能与她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太平一阵无言,宽慰道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毕竟当年她与你的事连陛下都知道。若让外人知道你们成亲了,难免惹人怀疑?!?br>
  “那她现在?”

  “在益州,与其父生活在一起?!?br>
  “嗯?!碧降阃?,怕再触及吴宁的心事,只得转移话题,“吴启和吴黎他们呢?”

  “还好吗?”

  “还不错?!蔽饽?,“老十就是你们抢破头的那个穆子期。刚刚还在邀月楼,估计是看见你先跑了?!?br>
  “呵?!碧娇嘈σ⊥?,回想起那个跳脱的吴老十,不由道,“还是那么不着调?!?br>
  想到原来长路镖局就是吴宁的手笔,“那你这次怎么打算?需要我帮你做什么?”

  吴宁笑了,“不需要,只要看着就好?!?br>
  “看着?”

  太平眉头紧了起来,“老九,朝堂不比江湖,如今这个局势,你手上只有一个长路镖局,是斗不过武承嗣他们的?!?br>
  说到这儿,太平有些气恼,嗔怪道:“你就该一进京就先来找我的,那样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你把岑长倩送入虎口的!”

  岑长倩虽然哪边都不想帮,有他自己的坚持,但是当年的救命之恩,再加上吴宁本为李氏的身份,说不定加以劝导,岑老爷子会转变心意,站在吴宁这一边。

  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岑长倩这次九死一生,能不能回来都是问题?!?br>
  “没关系?!蔽饽灰晕?,“且不说他一定会回来?!?br>
  “就算他没去,我也没打算指望岑老爷子帮忙?!?br>
  “哦?”太平听出一些不同,“难道,岑长倩是你故意送到突厥去的?”

  “对?!?br>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我要和亲成功?!?br>
  “和亲成功?”太平更是不解,“你知不知道,一但和亲成功,武承嗣父子就是大功一件,此功极有可能左右陛下立储的决定?!?br>
  “万一武承嗣逆袭上位,你要与他寻仇,岂不是不更难???”

  “呵呵?!蔽饽尚σ簧?,面色渐冷,意外地说出一句:“万一武承嗣上位,那还用我去与之寻仇吗?”

  “?。。?!”

  太平猛的一震,只觉脊背生寒。

  “.....”

  呆愣地看着吴宁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是啊,武承嗣要是当了太子,那....

  还用吴宁去寻仇吗?

  李贤、李显、李旦、武三思,这些有资格问鼎的人,会容许武承嗣在储位上活的舒服吗?

  正想着,只闻吴宁的声音传来:

  “如今的朝堂,因为没有储君,各家虽暗怀鬼胎,却保持着相对的平衡??墒?,一但有人登上储位,那么这种平衡也就不复存在了?!?br>
  “谁站的最高,谁就必成众矢之的?!?br>
  “所以...”

  吴宁看着太平,“姐,以后不要再试图让武皇拖延立储之事,争去吧!尽管让他们去争?!?br>
  “像武承嗣这种人,让他死在争权的路上,并不可悲?!?br>
  “可悲的是,看似已经得到,却得而复失,那比杀了他更难受?!?br>
  “可是....”

  太平忧心重重地看着吴宁欲言又止。

  她想说,这做固然可行,可是......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可是对吴宁自己却没有任何好处,对吴宁的实力也没有提升。

  说白了,那几个人争的再凶,消耗再大,也与吴宁无关。

  吴宁始终无法入局,更没有问鼎的资格。

  ......

  吴宁看出了太平的担忧,却是没有正面回答。

  只道:“放心吧,我自有打算!”

  ......

  。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嘉峪关市| 宁乡县| 门头沟区| 凤翔县| 开原市| 钦州市| 竹北市| 于都县| 阿拉善右旗| 上虞市| 绥江县| 新民市| 兴业县| 梁平县| 泸定县| 综艺| 邵阳县| 本溪市| 额尔古纳市| 松溪县| 广平县| 凭祥市| 威远县| 密云县| 怀安县| 东阳市| 左贡县| 宁陕县| 凤阳县| 高雄县| 桦甸市| 高雄县| 久治县| 岳阳市| 台前县| 丰顺县| 石泉县| 高淳县| 昆山市| 确山县| 绩溪县| 岢岚县| 嘉峪关市| 洮南市| 莱阳市| 左贡县| 韩城市| 辽源市| 耒阳市| 始兴县| 常德市| 女性| 那坡县| 中山市| 东城区| 泽州县| 广昌县| 丹巴县| 潜江市| 丰镇市| 阳高县| 鹤峰县| 扬州市| 防城港市| 若羌县| 平阴县| 二连浩特市| 孙吴县| 张家川| 全南县| 德阳市| 莱西市| 环江| 河南省| 剑阁县| 保定市| 新竹市| 金川县| 茂名市| 青州市| 安吉县| 定陶县| 巴楚县| 盐亭县| 平度市| 嫩江县| 宝坻区| 仁寿县| 青田县| 湘潭市| 泽普县| 容城县| 临湘市| 徐水县| 锦屏县| 五台县| 靖西县| 德令哈市| 福鼎市| 邵阳市| 洞口县| 舟曲县| 齐河县| 永登县| 禄丰县| 永顺县| 札达县| 榕江县| 华宁县| 塘沽区| 县级市| 海安县| 环江| 抚顺县| 且末县| 沂水县| 庆云县| 安义县| 五常市| 广元市| 沂源县| 巴青县| 泽库县| 临泉县| 凉山| 尖扎县| 定西市| 修武县| 英德市| 柏乡县| 曲阜市| 高阳县| 通州市| 杭州市| 全南县| 墨竹工卡县| 靖江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