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二四五章 凯旋
  二月,天气已然渐渐转暖。

  谁也没有想到,这个本应是大周最难熬的一个冬天,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  此时,禁军南归的大队之中,黑齿常之携得胜之威,意气风发,满眼笑意。

 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击溃突厥大军,纵使太宗朝的那些神兵天将也未必能做得到。

  尤其是,老将黑齿还是一个异族番将,这其中的成就感,外人已不足道哉了。

  ......

  至于什么剿灭世家,还政女皇,这些个功劳,老将军可没有狄胖子那么多的想法。

  在他看来,只不过是执行了一次女皇的圣命罢了,完全没有放在心上。

  看了眼不远处安于马上的穆子究,老帅朗声道:“子究先生,眼看就要到洛阳城下了,本将还欠先生一声谢谢!”

  双拳一抱,“谢了!”

  “若无先生的兵粮和自热包,突厥之患不知何时方能平息了?!?br>
  ......

  吴宁微微颔首,“老将军客气!再好的东西也是死物,还要靠将军用兵如神,方有此胜,子究不敢贪功?!?br>
  “诶~!”黑齿常之不依,“先生这两样东西可不是死物,在本帅看来,其用可抵百万雄师?!?br>
  老将军一生随高宗王师打过新罗,也被高宗的王师打的满地找牙过。

  前后跟过苏定方、刘仁轨两位名帅,后来又征吐蕃、打西域,两次降唐得武则天重用。

  算起来,可以说是现今仅存的百战之将,眼界自然也是非常人可比。那两样东西在黑齿常之看来,实在太重要了。

  单于城奇袭,只能算是个皮毛,如果真的加以利用,那对大周军事的好处,简直是不可限量。

  想像一下,大周最远的边疆都护府在印度洋岸边抵近波斯湾,最前线的兵屯也在龟兹、柔然一带,离中原有万里之遥。

  以往送一趟粮草、补给是何其艰难?那要民夫、罪奴身背马驮,一路跋山涉水,还要穿越沙漠雪山,才能把补给带过去。

  从中原到目的地,说是百不存一也不为过,更不要说远征四夷了。

  以往不管是太宗,还是高宗,又或是武周女皇,一听臣子要打吐蕃,打回纥,无不胸口直抽抽。

  为什么?

  不是不敢打,而是打不起!

  出十万兵马,你得准备往常百万雄师的粮草用度。

  实在太远了,鞭长莫及,不外如是。

  所以,大唐也好,武周也罢,虽然名义上疆土万万里,可是大多还只是设个都护府,最多驻几个兵屯,实际掌控之下的,还是中原这一亩三分地。

  可是,现在有了压缩饼干,那就完全不一样了。不但便于携带,而且路耗也大幅下降。

  这次穆子究用两万民夫,就供应了四十万大军的粮草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哪怕是再远点,到了万里之外的兵屯只剩下一半,那对大周兵力的提升,对军资粮草的节省,也是无法估量的。

  只此一点,就可以让大周雄师对疆土的掌控力增加不知多少,对远征四夷的经济负担也减少了不知道多少。

  黑齿常之看清了这点,所以会才发自内心的感谢吴宁,感谢压缩饼干,不掺杂半点恭维。

  “子究先生莫要谦虚?!?br>
  老将军哈哈大笑,“这是给咱们将校谋福??!”

  “以后若有用得着老夫的,尽管开口。老夫定当出手相帮,算是还你这个人情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狄胖子掀开车帘子,极为不适地往这边瞪了一眼。

  “啧啧啧....又来一个黑齿常之?”

  “殊不知,这小子鬼的很,把你卖了,还帮他数钱呢!”

  眼见京师洛阳已于远处现出轮廓,狄胖子也没心思去管黑齿常之和吴宁在那互相吹捧,眼见就成“哥俩儿”了。

  放下车帘,整冠捋袍,先把自己收拾妥当。一会儿到了城下,见到迎归的礼官和百姓,也不至于狼狈。

  好吧,大败突厥,又顺手抄了世家的老巢,不但在青史之上是浓重一笔,就算在当下,那也是极为光耀的事情。

  狄胖子也不能免俗,心里其实还是挺美的。

  ......

  不用掀帘再看,只闻鼓乐齐鸣,就知道已经到了洛阳的安喜门外。

  车中闭目养神的狄仁杰此时也睁开了眼睛,现出笑意。

  这时,不用狄相公吩咐,车边侍卫已经知趣地掀开车帘,还有两旁的车窗幕帘一并掀开,安喜门前人山人海的迎军百姓,也就能看到肱骨重臣狄仁杰的庐山真面目了。

  老宰相年近七十,老态龙钟,还要为国奔波,远赴边疆。此时得胜归来,就端端正正地跪坐车上,仪态甚威,自然会赢得万众瞩目,还有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。

  其声甚大,连礼乐之声也盖住了。

  时不时的,狄相还要与百姓点头示礼,挥手呼应,更是赢得阵阵呼声。

  等狄仁杰进了城,从安喜门一直到皇城端门的长街上,旌旗烈烈,彩绸飘荡,夹道迎归的百姓更是比城门外还多。

  狄胖子就这么举着手,一路从安喜门挥舞到皇城。

  狄仁杰可一点都不觉得累,这样的殊荣,人生能有几何?老胖子在享受。

  当然了,这一路是看不见迎接的官员的。

  按理来说,依周礼制,迎军凯旋礼部官员应该在城门处置乐、祭天、祭战死英灵;然后宣读天子褒奖的圣旨;再然后,大军、万民跪拜天子恩德。

  像此次这样的大胜,天子甚至要迎出城外几十里,以示褒奖,也就是所谓的“郊迎”。

  天子就算不自己来,也得派个太子、亲王之类的,文武百官更是一个都不能少的,都来迎接。

  可是,在大唐,还有武周朝,却从不这样。

  说白了,老李家和武则天还是很知趣的。

  周礼确实隆重,可是,若天子或者天子圣御到了城门口,呼啦啦跪倒一大片,那就不是看凯旋将士,而是看天子表演了。

  更没有了这十里长街夹道欢呼的殊荣。

  毕竟谁都想露脸,谁都想光荣不是?

  这段路,自然也就是留给凯旋的将士们自己去享受,一切繁琐礼制都挪到皇城之下。

  说远了。

  这边狄仁杰四下漏风地进了城,后面跟着的,自然就是黑齿常之和吴宁。

  再后面,就是三十万禁军了。

  百姓对于这些得胜而归的勇士也是不吝溢美之词,欢呼赞赏丝毫不弱最前头的狄胖子。

  而吴宁一进城,就在人群之中看到了吴老八。这家伙一身暗色劲装,一看就是练家子。

  见到吴宁进城,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又竖起三根手指。

  “三吗?”

  吴宁略微一怔,随之平静。

  暗道:“比料想的快了些?!?br>
  给了吴黎一个回应的眼神,便不再看向那边,安稳地随大队向皇城而去。

  却不想,狄仁杰也注意到了二人的动作。他是认识吴老八的,不由眉头一皱。

  等到了皇城,也就是端门之下。

  百姓们就被隔离开来,狄仁杰也下了车,与黑齿常之携手,领三十万军禁军穿过端门,过天枢龙柱。

  于承天门前站定的时候,狄胖子这才趁人不注意,小声在吴宁身边道:“城门口那是你兄弟?有何变故?”

  吴宁目视前方,不让身边的人注意到这边,嘟囔道:“没什么,不过是陛下知道了我的身份?!?br>
  “什么???”

  狄仁杰一激灵,惊呼出声。

  “那还没什么?”

  “确实没什么?!蔽饽骄驳?,“可能只是猜测,她还不能确定?!?br>
  微微转身,给了狄仁杰一个安心的眼神,“狄相不会认为,连这种突然状况都没有准备,我就敢进京吧?”

  “放心!”

  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安慰,“就算是她认定了我是吴宁,也有办法应对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狄仁杰听后,稍松口气。

  也对,以吴宁的心智,他一定是把所有的漏洞,所有在京城可能发生的问题,都考虑周全之后,才敢到这个地方来,却是担心的有些多余。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事儿暂时就算放下了。

  此时,狄仁杰只见承天门前,两把扎着红绸的长戟迭立门前,这也是礼制,叫“棘门”。

  帝王于止宿处插戟为门,即为棘门。

  原本是指帝王出巡时,住在哪里,就在哪里插戟,这里也就成了皇宫。

  后来,即使不出行,在正统皇城也有了插戟的习俗。

  大军凯旋,插戟,则是寓意兵将们回到了皇城之下,过了棘门,也就是到家了。

  ......

  此时,文武百官已然在承天门下分班左右,武则天锦绣凤袍高居承天门上。

  上官婉儿捧着女皇圣谕,高声喝读,无外乎就是: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命运让武则天和我们相遇......

  最后再夸夸狄胖子、黑齿常之干的不错,朕很欢喜。三十万禁军也没让朕失望,人人有赏之类的话。

  再然后,祭天、祭地、祭空气,百官捧哏,跟着一通夸。

  再再然后,禁军就可以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了。

  留下主要的将领在这儿等着,老太太要回去换套衣服,洗个澡,再描眉打扮,然后再当面和你们聊聊人生,谈谈心历路程什么的。

  这一大套折腾下来,没有一两个时辰别想完事儿。

  狄仁杰本来胖,而且还虚,早就要挺不住了,更没心思担心吴宁那个事儿。

  现在要不是百官在这瞅着,后面还要和老太太促膝长谈,狄胖子都想坐地上算了。

  终于熬到祭空气这一步,禁军将士也是得了赏赐,一哄而散,百官开始上来捧哏了。

  狄胖子才算松了口气,看了眼同样等的不耐烦的黑齿常之。

  狄仁杰还算厚道,还劝着老将军,小声道:“再忍忍,天快黑了?!?br>
  黑齿常之脸一黑,早就知道狄仁杰不靠谱,可是以前不熟,也没怎么见识,这趟突厥打下来,两人也算混熟了,可是黑齿老将军没想到,这老货......

  好吧,忒不着调。

  一冬天都折腾下来了,还差这么一会儿吗?

  挺了挺胸膛,“还是狄相再忍忍吧,百官过来了?!?br>
  说着话,黑齿常之脸上现出笑意。

  ......

  比起百姓夹道迎归,这才是最爽的时刻。

  说白了,好不容易打了胜仗,惹得女皇挺高兴,文武百官自然也不能扫兴。就算是平日里最不对付的政敌,这个时候也得上来吹捧几句,说上点好听的。

  老将军还是很享受他们这种心里吃醋,嘴上还得夸着你的别扭表情的。

  “嗯,那就再忍忍?!钡胰式艿阕磐?,也挺直了身板儿。

  他也挺享受的好不啦。

  至于二人身边的吴宁,还是那个熊样,双手抱肚,披散长发,脸上永远是那种欠揍的神态。

  三个就人站在那儿,眼看着红的绿的紫的蓝的乌泱泱朝身前涌,等着人家来夸。

  “狄相!”

  走最前面的是武承嗣,迎着三人就来了,上来就是抱手一揖。

  再揖:“黑齿将军!”

  然后,奔着吴宁就去了。

  “哎呀呀,子究先生!”

  “寒冬腊月,子究先生还要远走北方,为国奔劳,本王甚忧??!”

  那抱手礼都快顶到吴宁脸上了。

  ......

  紧跟着就是武三思。

  “狄相!”

  “黑齿将军!”

  “子究先生??!子究先生屡建奇功,扭转乾坤,小王却只能在京中安享盛世,想来惭愧,想来惭愧??!”

  “......”

  这位也一样,贴着武承嗣,把抱手礼送到了吴宁眼皮底下。

  ......

  下面是李显,这位拉着李裹儿,到了狄胖子和黑齿面前:
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好吧,他连叫人都省了,虚晃两下就冲到吴宁身边。

  “武川侯却是清瘦了??!难怪裹儿时时惦记,出门在外,却是辛苦了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狄胖子和黑齿常之脸都绿了。

  他娘的!你们特么分清大小王是吗?老子才是首功好不啦?他就是个江湖混混好不啦???

  再说了,说好的相互吹捧呢?说好的内心很吃醋,嘴上却很诚实的恭维呢?

  一个个都越过二人,去捧“武川侯”的臭脚了,反差有点大??!

  正纠结着,狄仁杰无意一扫,只见人群之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这边走来,先一步回京的岑长倩。

  狄胖子精神一振,终于找着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了。迎着岑老爷子就过去了。

  “岑....”

  “回头聊?!?br>
  老爷子越过去了,而且是急走几步,到了吴宁身前,“子究,且受老夫一拜!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岑老爷子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儿,给吴宁鞠躬了。

  “若无长路镖局拼死护卫,岑某这身老骨头就算交代在北方了,子究有心了!”

  吴宁这哪受得起?赶紧上前扶起,“岑相,使不得?!?br>
  郑重道:“岑相是国这栋梁,若真陨落北境,那子究的罪过就天尤不恕了?!?br>
  岑长倩不起,“受得起!之前在殿上,是老夫误会子究了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狄仁杰和黑齿常之苦涩地对视一眼,老将军半天无语,突然蹦出一句:“再忍忍....”

  “天....快黑了?!?br>
  天黑宫门也就关了,武老太太接见也拖不过天黑。

  也就是说,天一黑,这操蛋的一天也就算熬到头儿了。

  ......

  。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彭州市| 定南县| 广元市| 淮北市| 寿阳县| 惠东县| 桂林市| 来宾市| 夏河县| 南乐县| 上栗县| 鸡西市| 金川县| 宜黄县| 资阳市| 永顺县| 望谟县| 葫芦岛市| 徐汇区| 兴隆县| 西充县| 横峰县| 本溪| 临汾市| 聂拉木县| 天祝| 丰都县| 崇文区| 平南县| 嵊州市| 漳州市| 丹凤县| 福建省| 玛多县| 门头沟区| 吉安市| 义马市| 安宁市| 加查县| 石景山区| 涿州市| 梁平县| 寻甸| 来凤县| 营山县| 东阳市| 襄汾县| 同仁县| 宣城市| 阜南县| 阜城县| 永丰县| 桦南县| 基隆市| 长汀县| 南安市| 舞阳县| 平塘县| 齐河县| 茌平县| 内黄县| 夏河县| 班玛县| 偏关县| 花莲市| 玉龙| 青浦区| 东乌珠穆沁旗| 昌吉市| 佛冈县| 阿坝| 耒阳市| 北流市| 保德县| 怀来县| 西乌珠穆沁旗| 新和县| 松滋市| 古丈县| 信丰县| 拜泉县| 屏东县| 垦利县| 镇雄县| 江城| 手游| 辽宁省| 柳州市| 丹棱县| 来凤县| 阿尔山市| 阳泉市| 彭阳县| 台江县| 汕头市| 汽车| 湘乡市| 承德市| 新绛县| 拉萨市| 吉水县| 靖边县| 巴楚县| 苍溪县| 松阳县| 渭源县| 金川县| 屯留县| 秦安县| 固阳县| 正阳县| 临桂县| 张北县| 郓城县| 太保市| 章丘市| 清苑县| 库尔勒市| 肇州县| 水富县| 隆尧县| 资溪县| 肥西县| 尉犁县| 青浦区| 泰兴市| 闽清县| 鄄城县| 永福县| 中阳县| 滁州市| 自治县| 肇州县| 吉林市| 孝义市| 通州区| 怀集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