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三三五章 非正经人吴宁
  呵呵,真当吴老九是什么正经人???还给你讲什么君子德行、公平比斗那一套?

  这不就是扯淡嘛!

  他放着长路镖局辣么多大高手不用,去和你玩什么文斗?

  文斗还不算,也不用吴老十这个状元郎出马。不用吴启也行,连咱们公主殿下都雪藏了?

  这么做,绝对不是给程伯清一个什么“报仇的机会”,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,有更大的坑等着门阀大族往里面跳。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此时,吴宁还在纠结:李裹儿这丫头怎么还没来?一个京城女大王应该够用了吧?

  好吧,按理说,应该够了。

  就李裹儿那个跋扈不讲理的劲头儿,那可是青史留名的,一般人压不住。

  不过,吴宁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担忧。

  毕竟程伯清那小子还真有两下子,把长安城的一众“老流氓”都给请出来了。

  这要是没点“王霸”之气,还真就镇不住。

  正想着,只觉身后有人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,李裹儿那轻挑尖脆的声音在耳边爆响:

  “子究哥哥??!”

  吓的吴宁一激灵。

  再回头,那丫头不出意外地已经贴在了身上。

  “怎么才来?”

  吴老九一边埋怨,一边挣脱着李裹儿的纠缠。

  “远点远点!大庭广众的,像什么话?”

  “不!”李裹儿好些天没见到吴宁了,贴的更紧。

  这些天,她也找过吴宁好几次,可是他宁哥哥天天走街串巷的,公务缠身的,哪有工夫陪她玩儿?

  李裹儿扬着头,那傲娇的小脸美的不可方物。

  “大庭广众怎么了?我看谁敢看?眼珠子给他扣下来??!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吴宁还没怎么着,王从简,还有身边一众经过的百姓却是往后一躲。

  啧啧啧....

  这么好看的小娘子,咋这凶呢?可惜了。

  吴宁拿她也是没办法,只能由着她。

  左右看看,这才发现,坏了,李裹儿一个人来的。

  “你的那些狗腿帮凶呢?”

  要知道,安乐公主出街,那都是前呼后拥一大片,恶奴凶卒站一排的。

  要不,凭她一个小丫头片子,能在洛阳横着走?

  “没带!”李裹儿甩着手,“嫌他们碍事儿!”

  吴宁:“......”

  吴老九心里有点没底了,能不能行???

  李显的女儿,武则天最宠爱的孙女,这个名头确实不小。但是,能不能压住里面那群老流氓....

  算了,不管了!事到如今,也由不得吴宁多想。

  已经到这儿了,还能怎么办?硬着头皮上吧!毕竟吴宁自己也不是吃素的,不见得就让那群老流氓占了上风。

  只不过,要麻烦一点。

  ......

  吴宁手里的牌很多,如果李裹儿镇不住这帮人,那么亮出几张底牌,费些周折,一样可以把这些门阀治的服服帖帖。

  大不了,拿着鸡毛当令箭,把武老太太搬出来压压场子。

  迈步进了仙鹤楼。

  此时,楼上那帮老流氓正聊的欢畅。

  要知道,别看大伙儿都是在长安城里住着,可是都各有公务,平时还真没多少机会聚在一处。

  况且,今日还是为了帮着小辈们挣脸面来的,更勾起了“老流氓们”当年的回忆。

  以杨承佑、李峒、长孙顼为首的一众人等,算是打开了话匣子,很多不为人知道的陈年旧事,也都被他们翻了出来。

  什么小时候兄弟们扫街除恶,把长安的地痞流氓打了个遍??!

  什么偷了家里的开山宝刀出来,试试能不能削铁如泥??!

  什么几个兄弟为了逮蝈蝈,把牵牛卫的点校台给扒塌了??!

  反正是丰功伟绩一大堆,听得程伯清、唐俊等一众小辈直咧嘴。

  奶奶的!原来他们这些叔伯、兄长以前作的比他们还凶??!

  最牛叉的是李承佑他们,小时候,有一次把李旦的脑袋给开瓢儿了。吓的他们连夜跑出长安,在外面躲了半年多。

  可是,回来之后,还是被家里吊起来打。倒是高宗他老人家心慈,并没有深究。

  程伯清又是一阵唏嘘,和这帮“老流氓”比起来,还什么驱奴斗殴?什么面子不面子的?那不全都是儿戏?

  不由得又想到那个刀十一,那冲入人群有去无回,杀气凛然的身影。

  程伯清更是觉得无趣,觉得自己那些义气之争,真的就是儿戏。

  他们这些长安纨绔,仗着家里的背景骄纵横行,殊不知,天下之大,有太多他们没见过,没听过,也没想到过的东西。

  也许,他们自以为无敌,自以为谁也比不了的东西,在那些见过世面,见过真实的大场面的人眼中,其实就是儿戏。

 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,程伯清的纨绔生涯,结束了。

  结束的有些匆忙,却无比深刻。

  ......

  程伯清正依依不舍地告别他的年少轻狂,突然之间,包间的门开了。

  吴老九身边跟着王从简,二人迈步而入,一脸的淡然。(装出来的)

  场中为之一滞。

  杨承佑、李峒等人也是停止了说话,默然看着门口儿。

  王从简他们是认识的,可是这个批头散发的后生是谁?

  程伯清也是回过神来,“穆子究,你果然来了!”

  好吧,告别纨绔生涯还得往后放一放,起码得把今天的事儿过去吧?

  一看穆子究身后无人,只一个王从简,程伯清闹心了。

  什么情况?就一个王从简?

  而吴宁那边淡然一笑,扫视全场,嗯....人头不少。

  微微颔首,“不才....穆子究?!?br>
  李峒和李承佑对视一眼,心中和程伯清是一个想法:怎么就俩人?

  “就你....你们两个?”

  李峒玩味地看着吴宁,没把我们当回事儿???这是。

  却不想,对面的穆子究一摇头,“还有一个?!?br>
  “谁?”

  只见吴老九咧嘴再笑,玩了个派头,“关门....放李裹儿?!?br>
  哐?。?!

  吴宁不知道,门在他一进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关上了,外面的李裹儿一听叫她,哐的一脚就把门踹开了。

  “我看谁敢欺负我子究哥哥?。??”

  说着话儿,大伙儿就见一个红衣短打扮的娇媚少女,杀气腾腾地就冲了进来。
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.”

  把特么杨承佑他们都看傻了。

  “关门,放李裹儿?这特么是什么梗?哪来的切口?”

  不对,李峒转念一想,“李裹儿?难道是楚王李显的那个宝贝女儿?”

  好好看了看李裹儿,李峒一脸的哭笑不得。

  心说,穆子究啊穆子究!还真有你的。把安乐公主叫来了?可是,没用??!

  安乐在武则天身边确实无人可比,但那是在洛阳。

  之前,李显一直在房州窝着,这小丫头连长安来都没来过,单凭她安乐公主一个名头就想盖过长安门阀?

  天真了吧?没把我们当人了吧?

  ......

  。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玉屏| 长岛县| 祁东县| 儋州市| 大足县| 宜兰市| 石屏县| 抚顺市| 曲麻莱县| 赤城县| 兴隆县| 徐水县| 长汀县| 大厂| 宣化县| 塔河县| 民丰县| 阿拉善右旗| 汪清县| 石泉县| 蕲春县| 芦溪县| 石棉县| 天峻县| 福州市| 锡林郭勒盟| 甘泉县| 九龙坡区| 海宁市| 肇东市| 枣强县| 蒙山县| 太湖县| 河北省| 长汀县| 虎林市| 新乡县| 胶州市| 乌拉特前旗| 张家港市| 天水市| 麻阳| 巫溪县| 蓬溪县| 泗洪县| 永修县| 运城市| 黄陵县| 湄潭县| 白河县| 紫云| 龙州县| 四川省| 从江县| 逊克县| 营口市| 凌源市| 水城县| 肥乡县| 贵溪市| 竹山县| 高安市| 宝应县| 鹤庆县| 大英县| 绥德县| 黑河市| 隆回县| 桐庐县| 海林市| 富源县| 自贡市| 田东县| 耒阳市| 华池县| 加查县| 鹰潭市| 于都县| 周宁县| 大新县| 新兴县| 乐山市| 卢氏县| 抚州市| 察隅县| 裕民县| 乌兰察布市| 迁西县| 大渡口区| 白沙| 都安| 东台市| 阜南县| 瑞金市| 罗定市| 册亨县| 景泰县| 马关县| 通许县| 共和县| 阜平县| 舞阳县| 玉环县| 八宿县| 巴里| 巴林左旗| 宁蒗| 辽阳县| 林甸县| 松桃| 新乐市| 泰安市| 虹口区| 肃北| 五峰| 屏东市| 安丘市| 南康市| 恩施市| 古蔺县| 阿巴嘎旗| 永年县| 灵寿县| 永年县| 宁明县| 天柱县| 建德市| 神木县| 仪陇县| 临湘市| 基隆市| 巴青县| 宜兴市| 通化市| 西藏| 灵川县| 密山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