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八一中文网 > 历史小说 > 獒唐 > 第四四三章 为啥一点都不意外呢
  谁也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局面。

  武则天让吴宁自己走进去,而且,那条通天大道就在眼前。

  杨承佑只觉心跳的厉害,几乎无法呼吸。

  他没想到,这一切来的如此容易。

  靠到吴宁身前,用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咬牙切齿道:

  “踏进去!只要向前一步,陛下...将拥有一切!”

  没错,杨承佑已经呼出了“陛下”二字。

  在他看来,没有人,没有人能抵挡这样的诱惑,也没有人会在这一步之选中,会选择后退。

  “踏进去,整个天下都是你的!”

  “踏、进、去!”

  “......”

  吴宁淡淡地看了杨承佑一眼,便不再理他。

  只是转回身,与孟苍山对视,“你觉得,我应该进去吗?”

  孟苍生一愣,似有深意地好好看了吴宁一眼,“为什么问我?这个问题有点难哦!”

  吴宁笑了,“因为,只有你有资格加答?!?br>
  “你.....”孟苍生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登时无措地一梗脖子,“你爱进不进,关我屁事!”

  说完,道爷把脸一转,直接看向了别处。

  心却是砰砰直跳,暗道,怎么什么事儿都瞒不过这个贱人呢?

  此时,太平来到吴宁身边,轻轻攥了一下吴宁的手心,“你....真的要进去吗?”

  太平的心里是矛盾的,她既不希望吴宁与老太太走上对立面,但同时,她也希望吴宁能够得到他应该得到的。

  但是,不是今天这个样子。

  眼神深邃地看着吴宁:“想清楚,走出这一步,就没法回头了?!?br>
  “呵呵?!?br>
  吴宁笑了,笑的依旧淡然,“你知道吗?在离京之前,我坐过那个位子?!?br>
  长孙延、杨承佑、孟苍生、武崇训、太平,这些离吴宁近的人都是一个激灵,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吴宁,“你....你在哪儿坐的???”

  吴宁指着承天门后,那依稀可见的太极殿,“当然是那里?!?br>
  似有回忆,“她亲手把我按在那个位子上,告诉我什么是权力,什么是天下大势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......”

  大伙儿都看傻了,太平他们之前也听说过吴宁进宫见老太太那一段儿,可是......

  可是,吴老九却没说,老太太把他按在龙骑上摩擦这个情节??!

  “这么说....”太平满眼慌张,“母皇早就动了...”

  “动了传位之心?”

  吴宁点着头,眼神变得深邃,“那是我....我第一次从她的眼睛里,看到亲情!”

  杨承佑一听,“那你还等什么?进去??!”

  “她心甘情愿传位于你,如此一来,你既不辜负敏之的厚望,也不辜负女皇,而且....还不辜负天下!”

  因为,李唐江山又回来了。

  吴宁看了杨承佑一眼,心中嘟囔了一句:愚蠢!

  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,“若真的踏出这一步,我那个老舅爹,怕是死也不能瞑目了!”

  “罢了!”

  说完这句,吴宁长叹一声,回身对一众长路镖师喝令道:“各自散去,这里不需要你们了?!?br>
  说完,转身向那个传旨的大监长揖一礼,“长宁郡王穆子究,再次请见!”

  “你?。?!”

  把杨承佑气的啊,你可真是个神人哈?一步之遥!一步之遥?。?!

  换了谁,谁能顶得???你又装什么圣人?

  ......

  另一边,武则天一听,吴老九解散了近万镖师,只剩他自己,还有罪营,在宫外求见,老太太......

  老太太也是气的不轻。

  真的是新鲜了,老娘这皇位怎么还送不出去了呢?

  “他到底要干什么?。??”

  武则天气的直跳脚。

  可是,却又拿吴宁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“让他进来??!朕看看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!”

  ......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孩子,朕只不过是想找一个合适的人来承袭大统,你何必非要与朕为难呢?”

  ......

  想像中的老少对骂并没有发生。

  此时,吴宁与武则天并坐在太极殿的台阶上,身后是那盘龙宝座,眼前则是空空荡荡一片寂寥的大周朝堂。

  老太太硬的不行,来软的,抓着吴宁的手就不放。

  “你为何...就不能听朕一次呢?”

  紧盯吴宁,“你是不是......是不是信了敏之的话,真的以为你娘是朕杀死的?”

  “不信?!?br>
  吴宁摇着头,“因为我实在想不出,陛下杀我娘的动机何在?!?br>
  “哦?”武则天笑了,“那你说说,为什么朕没有动机?外面不是传的真真切切,说朕是因嫉起了杀心吗?”

  吴宁道:“只需要一句话,便可让谣传不攻自破?!?br>
  “什么?”

  “陛下那个时候,虽说已经是后宫之主,但无论是后宫,还是朝堂之上,也绝非一家独大?!?br>
  “这个时候,亲外甥女可比后宫的那些嫔妃可靠的多,何必除之?”

  ァ新ヤ~⑧~1~中文網ωωω.χ~⒏~1zщ.còм <首发、域名、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

  武则天想了想,“嗯,你说的对。让先帝醉心于敏月,确实比让别的嫔妃搬弄事非来的稳妥?!?br>
  吴宁接道:“可是,我也想不通,除了陛下,还有谁有杀我娘的动机呢?”

  这才是吴宁心中最大的疑点。

  按说,如果武则天没有杀人的动机,那别人更没有。

  诚恳地看着武则天,“陛下也该到给宁一个真相的时候了?!?br>
  “......”

  武则天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你真的想知道?”

  “很想?!?br>
  “其实很简单,如果杀了敏月能威胁到朕,那自然不就有动机了?”

  “威胁到陛下?”吴宁紧锁眉头,更加迷惑,“怎会威胁到陛下?”

  武则天抬起头,直视吴宁:“因为敏月是假孕!她一死,真有身孕的那个人,就藏不住了?!?br>
  “?。?!”

  吴宁只觉头皮一麻,脱口而出:“那个真孕的人,不会是陛下......你吧???”

  只见老太太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  “靠!”吴宁一翻白眼。

  也仅仅是一翻白眼,为啥心里一点意外的感觉都没有呢?

  其实想想也就知道了,就算是武则天的亲儿子,也没吴宁这个待遇,凭啥非得把皇位给他???

  所以,只能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:

  吴老九比亲儿子还特么亲儿子,是那个从一出生就亏欠着的亲儿子!

  “陛下!”

  吴宁哭笑不得地看着武则天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。??你那个时候......”

  吴老九贱贱地打量了武则天两眼,“四十大几了吧?”

  ......

  ,
官方菠菜论坛手机网 庄浪县| 宁乡县| 新乡市| 洞头县| 武鸣县| 抚州市| 甘泉县| 建德市| 广西| 鱼台县| 永州市| 西宁市| 福安市| 安图县| 柳河县| 包头市| 香格里拉县| 南投市| 台江县| 东山县| 河津市| 延安市| 花莲县| 闸北区| 南雄市| 景洪市| 姜堰市| 上饶县| 鄂托克前旗| 洛川县| 剑阁县| 鹤山市| 呼玛县| 铜鼓县| 册亨县| 耒阳市| 广水市| 克拉玛依市| 宜阳县| 资兴市| 平邑县| 融水| 泸溪县| 阿城市| 兴国县| 福海县| 曲松县| 德钦县| 通辽市| 景泰县| 广州市| 锡林浩特市| 阿克苏市| 宁陵县| 新晃| 金沙县| 丽水市| 永定县| 搜索| 桃园市| 阳西县| 大理市| 那坡县| 合肥市| 长海县| 石泉县| 武城县| 介休市| 渭南市| 台安县| 日喀则市| 公主岭市| 台前县| 义马市| 汝城县| 晴隆县| 涿州市| 峡江县| 娄烦县| 宣武区| 阿鲁科尔沁旗| 兴义市| 连城县| 沙雅县| 宣汉县| 阿勒泰市| 交城县| 沁源县| 河东区| 普洱| 封丘县| 连城县| 张家川| 田阳县| 海南省| 乐昌市| 沾化县| 改则县| 策勒县| 邵东县| 米林县| 井陉县| 凤台县| 卫辉市| 内乡县| 商城县| 中牟县| 南丰县| 金湖县| 郯城县| 鹤庆县| 霍邱县| 五指山市| 石台县| 府谷县| 满城县| 垫江县| 色达县| 沧源| 日土县| 富川| 平武县| 长沙县| 高雄市| 萨迦县| 凤翔县| 富川| 乐昌市| 沧源| 佳木斯市| 尼勒克县| 沙坪坝区| 德惠市| 霍州市| 普安县| 六安市| 贵定县|